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低碳能源 > 电力 > 正文

蒙西电网十年连不通国网 被迫向陕西广东送电

2012/5/31 17:56:28  http://www.ditan360.com/   南方日报  人气:21966

  中国低碳网 作为中国最大的“电源”,内蒙古发电能力翻了近8番,外送通道却未增加一条。

  抗争十余年,条条出省通道都拼力试过,但至今有电愁“路”,尽管外面的世界年年电荒。

  一部蒙西电网碰壁史,足见在中国打破垄断如何艰难。

  内蒙古一愁就是十年。

  当四处缺电的夏季即将到来,他们依然年复一年地为电力送不出去而发愁。

  “这些年,蒙西电网装机容量翻了近八番,外送通道却没增加一条。”2012年5月28日,蒙西电网副总经理杨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厂网分开时,蒙西电网只有530万千瓦装机”。

  多煤多风的内蒙古,目前是全国最大“电源”——截至2011年底,内蒙古发电装机容量7363.36万千瓦,位居全国第一。

  与其他省份不同,内蒙古拥有两张相互独立的电网,即国家电网蒙东电网与蒙西电网。后者隶属于内蒙古当地,是大陆唯一一家独立的省级电网,发电总装机占内蒙古近60%。

  但要想将富余电力外送出去,蒙西电网必须要与目前唯一的大型外送通道——国家电网中的华北网——进行“网对网”对接。按照电力输送中需求决定供给的属性,蒙西电网能够输出多少电,由购电方华北网决定——目前,外送的这个数字是不到400万千瓦,也就是不到蒙西电网发电能力的1/10。

  “因为电输不出去,蒙西夏季用电高峰时就有2400万千瓦的装机停机——要知道,全国最多缺电4000万千瓦装机,”内蒙古自治区电力行业协会风电分会秘书长李建春反问南方周末记者,“不多建外送通道,难道困坐愁城?”

  蒙西与国网十年恩怨

  “再想建外送通道,我们是不找国网了。”一位内蒙古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感慨。

  “电力改革之初,蒙西电网是亏损企业,想像其他地方电网那样并入国家电网,但是当时国网没同意。”电力行业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02年电力改革中,垄断中国所有电力产业的国家电力公司,被拆分为五大发电集团和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两大电网公司。

  而蒙西电网就这样成为了两大电网公司之外仅有的一张省级电网,但它的脖子始终牢牢地掐在国家电网手中。

  关于如何增加外送通道,蒙西电网的努力起始于2006年。

  “从2006年公司内部的务虚会开始,我们就把窝电严重当成了每年的主要问题,”蒙西电网副总工程师岳建华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蒙西电网与华北网之间的两条通路最高输送400万千瓦,但平均也就300多万千瓦,必须要建新的外送通道。”

  蒙西电网曾经提出建设两条超高压线路,让蒙西电网和华北网之间的网对网交流通道送电能力达到1000万-1100万千瓦。这两条超高压通道,在2005年通过专家论证,被写进了2010年6月的国务院研究室送阅件《关于尽快解决蒙西电力外送难问题的建议》中,但至今未见落实。

  2005年,是国家电网公司力推特高压电网的开局之年,蒙西电网提出的超高压输电线路有些“不合时宜”。

  “当时,双方为修建超高压还是特高压起了争论,结果是不论超高压还是特高压都没建成。”蒙西电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时候,国家电网对蒙西电网有了“超出合作的心思”。上述电力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4年的全国性电荒让蒙西电网异军突起,引起了国网的注意,想要收购。但是这个时候的蒙西电网已经是自治区的骨干企业,而且内蒙古未来想要成为国家能源基地也离不开电网,所以没有交出去。”

  此后两年,蒙西电网关于在原有网对网的基础上再加新通路的要求一直没有停过,但始终没有一条开工。

  2007年9月,十七大召开之前,国网总经理刘振亚带队来到了内蒙古。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网站公布的政府大事记显示,国网公司的此次“莅临”受到了高规格接待。

  “在那次会上,国家电网保证从2008年开始为内蒙古建几条特高压输电线路,解决窝电问题。”上述内部人士说,“当时的自治区领导高兴坏了,直到十七大结束后,那些特高压一条也没有建成。”

  但国家电网方面关于在内蒙古兴建特高压输电线路的表态从未间断。2007年,国网规划的鄂尔多斯北部-山西的特高压线路,虽已得到中国电力设计院论证,但一直没有建成。2009年3月,国网总经理刘振亚在京会见内蒙古自治区主席巴特尔,再次提出“2012年公司计划建成‘两纵两横’特高压电网,对内蒙古电力外送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3个月后,国家电网划走了内蒙古四个盟市的地盘——刘振亚带队来到呼和浩特,举行签约仪式,自此蒙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兴安盟、赤峰、通辽电网组成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从蒙西电网划归国网管辖。

  但截至2012年5月底,国网公司反复提起的“两纵两横”特高压电网均未见开工。不过,国网公司在其“十二五”规划中又提出“将在华北、华中、华东建设‘三纵三横’高压交流网架结构,并建成15条直流输电工程。其中,有‘三纵一横’交流工程和3条直流工程起点在内蒙古。”

  “再想建外送通道,我们是不找国网了。”一位内蒙古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感慨。

  地方与地方联手

  2014年,如果蒙西电网和陕西地电之间的输电线路如约建成,而其与国家电网之间仍未有新增通路,那么蒙西电网与陕西地电之间的输电能力将和它与国网之间的输电能力相当。

  联手同样深受“封锁”之苦的地方电力公司,是蒙西电网寄望的一条出路。

  2012年4月25日,陕西地电和国网陕西分公司因线路建设发生“武斗”,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发生“武斗”的线路,正是为了打通陕西与蒙西电网之间的通道。

  “榆林是最近几年才兴起的能源城市,建成的产业园区大多是煤焦电、化工、冶金、建材等高耗电项目,而当地的电厂又大多正在建设中,没法满足工业园区的用电需要。”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陕西地电曾向国家电网要求多买电,没有得到批准。想要自己建电厂,审批又受阻。”

  在地方电网和区域经济发展受限的情况下,陕西省政府找到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希望能够从蒙西电网购电。2010年,蒙西电网和陕西地电接洽,双方商定合作细则。

  在此次合作前,蒙西电网和陕西地电之间在电力改革之前即有3条110万千瓦输电线路。2010年双方商定建设的第四条输电线路,即发生“武斗”。对峙发生在府谷县新民镇城圪梁村,是这条线路建设的最后一段。

  4月25日,陕西地电和国家电网冲突爆发的几个小时后,圪梁村一段电路最终修通,蒙西-榆林220千伏输配电线路当天即通电投入运营。

  而在陕西地电和蒙西电网之间,确实还有更加宏大的输电计划。“我们和陕西地电商谈的结果是在薛家湾和乌审旗建两条输电线路,今年年底建成60万千瓦,明年年底建成200万千瓦,到2014年年底,就要保证400万千瓦输电线路。”蒙西电网一位高层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乌审旗的输电线路已经开始建设了。

  2014年,如蒙西电网和陕西地电之间的输电线路如约建成,而其与国家电网之间仍未有新增通路,那么蒙西电网与陕西地电之间的输电能力将和它与国网之间的输电能力相当。

  小心翼翼向南方电网送秋波

  “每年可给广东送去400多亿度电,三峡工程2011年总发电也不过730亿度电。”

  从2008年底开始,蒙西电网开始为电力外送寻找新出路,广东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广东属于南方电网的管辖范围,且因经济的快速发展而极为缺电。

  2008年底,鄂尔多斯市政府和蒙西电网带着蒙电送粤计划——鄂尔多斯-广州±800千伏直流输电线路来到广东,计划跨越国家电网管辖的陕西、湖北、湖南,直接和南方电网合作。但被南方电网认为“是条思路,但是不重视”。

  “对于南方电网而言,面对这个身份相当,但体量更庞大的竞争对手,一句话就能诠释它的态度——老死不相往来,”杨靖(化名)说,“让南方电网在蒙电送粤项目上表态与国网对抗,是很难的。”

  杨靖是前南方电网下属广东电力设计院(现属中国能源建设公司)市场部人员,也曾在国网工作过。他举例说,最初建特高压电网的时候,国家电网本是全力做特高压交流电网,后来南方电网的云广±800千伏直流特高压项目建成投产,国网在2011年1月宣布要建±1100千伏特高压直流项目,直接进行竞争。

  转变源自2011年。那年3月爆发的日本福岛核危机,波及全国核电项目,广州十二五期间预计建成的核电装机一半被叫停;彼时广东依赖的云南水电因云南已连续3年大旱,每天供电仅为过去1/5;9月,缅甸单方面叫停我国投资2000亿元修建并已部分运行的水电项目……“再加上贵州正在对小煤矿进行整改,云贵的电煤都不够用,很难接济广东。”岳建华为了说服南方电网,自嘲已经从技术人员变成了市场专员,但最终换取了南网对蒙电送粤项目的默许。

  从2008年底初次提出方案,到2011年4月鄂尔多斯市政府向广东、内蒙古电力设计院发函要求制定初步可研报告,蒙西电网和鄂尔多斯市政府用去了近3年时间,相当于国网或南网在本辖区内设计、建设、投产一条特高压电网的全部时间。

  2011年4月,杨靖在接到委托后与组员一起参与了《内蒙古鄂尔多斯送电广东±800千伏直流输电方案初步研究报告》的撰写工作,并于2011年11月完成了初稿。

  “从技术和经济上来说,这条特高压线路是绝对可行的。广东上网电价0.53元,鄂尔多斯送电总成本只要0.42元。”杨靖特别在“绝对”两字上加强了语气,“但项目在体制上太敏感。”

  报告完成后的第一时间,杨靖等人在呼和浩特向业主——鄂尔多斯市政府和蒙西电网做了汇报。“他们主要修改了语句上的敏感词以及输送功率,原来的经济输送功率640万千瓦,被改成了720万千瓦,每年给广东送去400多亿度电,三峡工程2011年总发电也不过730亿度电。”

  尽管计划豪迈,蒙西电网面对国家电网却分外小心翼翼。杨泓告诉记者:“这条特高压是鄂尔多斯市政府牵头做的,如果由蒙西电网和南网牵头,就要和国网冲撞,是肯定做不成的。只能由省级政府出面去北京游说国务院,用行政手段绕过国网达到输电目的。”

  5月22日,杨泓拿到了《内蒙古鄂尔多斯送电广东±800千伏直流输电方案初步研究报告》的最终稿,计划6月拿到北京找两院院士论证,并争取8月底得到论证。

  “到时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广东省政府碰头把可研报告拿到国务院去,声音就更大了。”杨泓在豪迈中也透着无奈,“蒙西电网发展至今,还从来没有为批项目煞费如此苦心。”

  一位前鄂尔多斯市政府官员更是气愤地直言:“我们的电网可以跨过秦岭东段和长江天堑,却跨不过国家电网的封锁。”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

    • 网站简介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投稿 | 合作 | 加盟 | 广告 | 会员 |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主办:中国投资协会  中国投资杂志社
    •       客服热线:010-83551870       
            公司邮箱:zgdtw@ditan360.com       
      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陈晖春
    • Copyright © 2007-2019 ditan360.com 中国低碳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53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