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低碳能源 > 综合 > 正文

报告称煤制气项目是环境灾难 影响可持续发展进程

2013/11/27 10:50:01  http://www.ditan360.com/   《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  人气:30929

  中国低碳网讯 中国的煤制气终于迎来了开闸放水的时刻,随之而来的还有指责。

  以煤制气,是指用化工合成的方法,将煤气化处理得到含甲烷95%的替代天然气。这一技术被视作“富煤”中国破解“少气”窘境的一柄利刃。而来自美国杜克大学全球变化中心的报告却并不认同。“中国当下风头正健的煤制天然气项目是一场环境灾难,最终将使中国走上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相较之前国内少数的批评,这一来自墙外的批评震惊业界。

  在环境担忧之外,报告认为中国提交立项申请的煤制气项目年总产能达2000亿立方米,这一数值甚至远远超过中国过去一年天然气的总消费量。2000亿立方米的数据或并不完全准确,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确实在进行一项史无前例的煤制气计划。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胡迁林告诉记者:“煤制天然气技术已成为国内研究和投资的热点。神华集团、大唐集团、新汶矿业集团、中国海洋石油集团、内蒙古庆华集团和新疆广汇集团等大型企业纷纷投资煤制天然气项目,煤制天然气项目已出现了投资过热的苗头。”

  项目冒进

  11月15日,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正式进入供暖季。每年此时都是天然气供应最紧张的时期,而今年,日趋严重的大气污染使得中国必须加快“去煤化”的脚步,清洁能源天然气无疑是最佳的替代品,这使得今年或将面临史上最严重的天然气供应缺口。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下称:国家发改委)的消息称,今年全国天然气供应缺口达220亿立方米。而去年同期天然气缺口仅为40亿立方米。

  天然气供应暂时的缺口与中国能源结构仍将长期以煤为主的现实,导致原本备受争议的煤制气一跃成为当前的主推产业,受到各方热捧。2010年年初,国家发改委收紧煤化工项目审批权时,煤制气是唯一未被叫停的项目。2012年出台的《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确定的发展目标是,到“十二五”末,煤制气产量150亿~180亿立方米,占到国产天然气的10%左右。今年9月中旬刚公布的大气污染防治“国十条”则提出,要制定专门的煤制气发展规划。

  官方鼓励之下,企业对煤制气的热情高涨,各路资本竞相介入。两个月前在内蒙古赤峰召开的“2013煤制天然气战略发展高层论坛”传出消息。近几个月内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的项目有7个。仅最新的“路条”获得者——中石化新疆准东煤制气示范项目一家,其建设规模就达每年300亿立方米,相当于2013年北京全市预测年用气量的3倍,亦为我国目前最大的煤制气项目。由中石化、华能新疆等共建,连同配套的中石化“新粤浙”管道一起,估算总投资达1830亿元。而这只是今年以来国内多个煤制气项目获得“路条”的一个缩影,虽然煤制气项目建设时间较长,但今后几年我国煤制气将迎来大规模发展已是不争的事实。

  与这些已经获得“路条”合法身份的项目相比,徘徊于审批门外甚至已经未批先建的项目数字更为庞大。多以大型央企为主,集中于新疆、内蒙古等地。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拟在建的煤制气项目逾60个,合计年产能逾2600亿立方米。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天然气消费总量为1471亿立方米。来自国家能源局预测,2015年,全国预计天然气消费量为2300亿立方米。煤制气集中上马,产能过剩隐忧初现。

  成本难题

  与即将迎来的巨大产能相对应的是,煤制天然气虽然被热捧,但煤制气的生产成本远高于常规天然气。至今煤制天然气却是一桩亏本的生意。

  根据现在的煤制天然气技术水平,1吨原料煤可以制300立方米的天然气。如果原料煤成本在每吨300元,原料煤在煤制气项目的成本中占比40%,加上煤制气设备折旧、人工、动力煤等其他成本来计算,每立方米煤制天然气的成本要在2元钱以上。而目前1立方米煤制气入管道的价格一般做到1.2元至1.5元之间不等。这也就意味着,煤制天然气只要进入管网就是亏损。

  8月底,中国第一个投入运营的煤制气项目,新疆庆华能源集团的煤制气开始并入西气东输管网。新疆庆华项目被认为占有地理优势,只需修建80公里的连接管道即可接入西气东输管道,当地政府还给予0.2元/立方米的补贴,最后的出厂价格为1.8元/立方米。

  此前得到的消息称今年年底由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市燃气集团等共同出资在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兴建的第一个由国家发改委核准的煤制气示范项目来对北京供气。

  早在2009年,国家发改委核准的全国首个煤制气示范项目就由大唐国际拔得头筹,落地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比新疆庆华的煤制气项目核准早了3年。按照大唐国际的规划,该项目应于去年投产。投产期被迫推迟,原因是管道建设出现问题。知情人士透露,大唐国际的煤制气项目对接北京,440公里的输气管线分3段建设,厂区到北京的管线由大唐国际建设;入京管线由中石油建设;市内线路及门站间管线由北京燃气集团建设。而由中石油承建的入京管线115公里迟迟未能完工,导致项目一再延期,成本应是主要因素。

  在前述煤制天然气战略发展高层论坛上,多位主讲嘉宾也提到天然气输送管道经营权高度垄断,企业自建输送管网增加投资成本的问题。

  一旦天然气未来价格得不到预期的提升,煤制气项目将面临亏损或者闲置的风险,将最终可能会导致煤制天然气项目拖累企业赢利,带来多重连锁反应。

  环境掣肘

  如果说过剩和成本是可以避免的,那么环保问题是煤制气不得不重视的问题。环保问题也是前述杜克大学报告中的主要指责内容。该报告的主要研究人员Robert Jackson和Chi-Jen Yang说,煤制天然气排放的温室气体是普通天然气的7倍;如果用于发电,碳排放量将比燃煤发电厂高出82%;用于汽车产生的尾气排放量是传统汽车的两倍。

  另外,大多数“煤制气”项目将建在远离大城市的地区,可能是沙漠地带。产生一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需要6至12升水,而普通天然气只需要0.1至0.2升。报告说:“产生煤制天然气将消耗大量水资源,这将加重那些本来就缺水地区的压力。现实的情况是,在中国西北地区的甘肃、内蒙古等地引入黄河水已经开展的煤化工项目,已对黄河流域的生态和当地环境带来一定影响。虽然从现在的技术水平来看,煤制天然气的污水可以处理干净,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但这也无疑将会增加项目的投资和天然气的成本。”

  两害相较取其轻。要环境还是要天然气?这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也是煤制气乃至煤化工始终饱受争议的最主要原因。

  煤制气的确能部分缓解中国的天然气“气荒”,也能推动煤炭清洁利用的步伐,甚至可以说是当前中国“能源转型最现实的选择”,但是煤制气将给中国带来的环境问题必须得到足够的重视与预警。

  要摆脱笼罩头顶的危险雾霾,必须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所占的比重,与之相对应的是,煤炭的使用必须得到控制与削减。但是,这并不是必须大力推行煤制气的理由。(《中国经济和信息化》杂志 苗正卿 刘俊卿)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