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智库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专访经济学诺奖得主萨金特: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一代的过失

2018/11/1 11:27:27  http://www.ditan360.com/   澎湃新闻  人气:2277


“我认为你们并不需要一个‘局外人’给中国未来的发展提建议,因为真正的专家,都在这个国家里。”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专访时,经济学诺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这样总结到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萨金特因“对宏观经济中因果的实证研究”获得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专访经济学诺奖得主萨金特: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一代的过失

年逾75岁的萨金特是经济学理性预期学派的领袖人物,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目前任教于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他为新古典宏观经济学体系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对宏观经济模型中预期的作用、动态经济理论与时间序列分析的关系等方面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

在10月29日于上海举办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开幕式当天,萨金特就金融监管、人工智能以及气候变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一作了解答。

资本市场开放不可操之过急

萨金特将自己定义为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和自由贸易的信仰者,其理性预期理论后又被称为“理性预期革命”。萨金特的“理性预期革命”论证了因为跨期不一致,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可能完全无效。这改变了人们对央行解决经济危机的力量的传统见解。

萨金特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笼统地说,政府干预经济就是无效的。

“问问你爷爷奶奶年轻时的生活,再看看你们现在的生活,这样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政策的变化。”萨金特表示。

长期以来,萨金特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都十分乐观,他曾在不同场合表示过自己“不看空中国”。他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自己曾听过一些中国央行关于货币政策和国债的讲话,包括一些青年经济学教授的观点。他认为,中国拥有一个非常成熟而复杂而成熟的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体系。以什么样的速度进一步开放并自由化资本市场,本身是一个技术问题。而这些在央行和金融监管系统的人都非常专业,非常清楚这个问题所在。

“如果一下子放松金融监管,会产生很多问题。”萨金特表示,“因此,一味地认为中国应该马上放开监管,并不是一个好的建议。”

萨金特的“理性预期理论”主张在经济分析中假定经济行为的主体对未来事件的“预期”是合乎理性的。举政府提供存款保险的制度为例,萨金特认为,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存款保险制度的学者,都存在一个问题,即假设政府政策外生。在正常时期,中央银行告诉银行不应该抱有危机时期获得救助的想法;但当银行真正面临挤兑时,中央银行又会给银行提供资金支持,尽管这些资金利率很高且需要高质量抵押品。因此在理性预期理论下,因为跨期不一致,这种政策是无效的。

人工智能就是统计学?萨金特:不是我说的

身为经济学家,最近一次萨金特在中国“大火”却是因为其在人工智能上发表的观点。2018年8月,萨金特在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表示,人工智能其实就是统计学,只不过用了一个很华丽的辞藻,其实就是统计学。此言一出,引发了极大的讨论。

“这句话让我惹上了好多麻烦。”萨金特揉了揉眉头,有些无奈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我只是借用了别人的话,这句话引自一个非常有名的人工智能学者。”

萨金特说,他的意思是人工智能当然是好的,但其基础概念不是新的,这个概念基本是从统计学来的。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发生了一些令人振奋的事情,计算机变得更好了,存储容量变得更大、运算速度变得更快,还有一点就是有了更多的数据来源。而这些巨变在中国尤其明显,像腾讯、阿里巴巴,拥有海量的数据,配以机器强大的计算能力。一些以前被认为只是理论可行的统计学工作,现在人们有越来越多的方法可以实现了。

“有一些计算是我40年前就想做的了,或许现在已经到了实现这些愿望的时候了。”

萨金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已经把这些想法写下来了,只是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在本次论坛上,很多科学家分享了在计算机算力和人工智能上的看法,他来这里也是向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们讨教。

“民主党和共和党从未达成过一致,除了在碳税问题上”

如今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了学界每个领域都绕不开的话题。2018年,美国经济学家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理由是创造性地“将气候变化与宏观经济分析相结合”。谈及气候变化和环保,萨金特对此也感悟颇深。此前他曾在一次讲话中表示,自己在加州洛杉矶长大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城市污染非常严重。自己踢足球10分钟、15分钟之后就呼吸不了了,就得停下来了。萨金特说,以前他的家是背着山的,但小时候是看不到山的。而现在的洛杉矶已经好多了。

萨金特认为,基本的解决方案是有一个排污权和碳税市场。曾经的污染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所以商界领袖就推出一些排污权的交易市场,购买了排污权才能排放污染,这样企业才会有意识地去促进环保。然而如果市场上定价不当,比如说排污权定价不发挥作用的时候,就可以用税收进行调整。具体来说就是市场不能执行这个定价功能的时候,就可以执行碳税或者排污税来调节。

被问及碳税的征收是否会加剧贫富差距时,萨金特给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两个答案。首先在一个国家内部,萨金特认为,碳税可以增加政府的收入来源。考虑印度这个国家,如果在印度执行碳税,印度政府的收入将会大幅增加。如果这笔资金能够被很好地利用,政府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将这笔收入重新分配给穷人。当然还要考虑税收归宿的问题,即全部税收负担最终是由谁来承担。

“让我很难过的是,在我的国家,民主党和共和党从来没能在什么事情达成过一致。唯有在碳税问题上,尽管他们考虑的出发点不同,却都齐声对碳税说不。”萨金特表示。

1997年12月,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缔约方在日本京都,就发达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达成协议(即《京都议定书》)。2001年3月,美国正式决定放弃履行《京都议定书》所规定的义务。

此外,萨金特表示,哪怕全球变暖的可能性很小,仍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尽管在全球范围内将碳税收入进行再分配是有可能的,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将非常困难。

说到这里时,萨金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以不同的句式重新阐述了这个观点。他说,尽管很难在全球范围内对碳税收入进行再分配,但这仍然是可以实现的。

“这是我们这一代的过失,希望你们这一代能做得更好。”萨金特向澎湃新闻记者提出了对未来的希冀。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