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智库 > 人物访谈 > 正文

丹麦贸易部长:将在欧盟碳税问题上坚持立场

2012/5/8 13:24:57  http://www.ditan360.com/   财新腾讯  人气:35731

  Pia Olsen Dyhr,丹麦贸易与投资部长。1971年出生。她从2005年起进入丹麦议会。

  中国低碳网讯 在中国大举“走出去”的同时,人口仅547万的北欧小国丹麦常常不在媒体的视野里。但从丹麦新上台的中左翼联合政府“野心勃勃”吸引中国投资的计划和其独特的绿色能源优势来看,丹麦的优势凸显无疑。

  和中国企业传统的投资目的地西欧国家相比,赴丹麦投资的不同点在哪里?作为今年1至6月的欧盟轮值主席国,丹麦又在中国所关心的一些宏观议题上有着什么态度?

  财新记者专访了丹麦贸易与投资部长奥尔森(Pia Olsen Dyhr)。

  问:你在3月28日丹麦-中国商业论坛上说,“哥本哈根有着与北京合作‘野心勃勃’的计划”。这些计划都有哪些?中国和丹麦两国可在哪些方面可以互惠互利?

  奥尔森:中国可以利用丹麦在绿色能源资源、水、生命科学和气候等相关方面的庞大人才资源。这是我们的强项。中国在能源等领域发展很快,但在诸如海上(风电)方面相对滞后。我也注意到中国在生命科学领域有着很快的发展,但在诸如应对肥胖和人口老化等方面受到挑战。

  因此在上述这些领域,中丹两国可以互相得利。和许多人不同,我不认为到丹麦来投资的中国企业有任何可怕之处。我已经注意到,到丹麦的中国企业,他们往往最终留在丹麦,因为他们看到,如果与我们的劳动力相结合,我们可以在这些领域有更多的创新。

  问:在绿色能源方面,中国和丹麦两国又能有哪些合作?你又是怎么看中国企业进入丹麦投资的?

  奥尔森:我上次在中国的时候,为中国可再生能源中心揭牌。这个中心是中国和丹麦两国政府合作的结果。丹麦在帮助中国设立能源标准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丹麦在制定产业规则方面有很多的经验。丹麦从70年代开始就逐渐不依靠外部石油进口,这是因为我们有好的规则、标准和清晰的目标。这个中心就是要做这些工作,我们也可以互相帮助。

  对于中国来丹麦的投资,很清楚,中国企业接手丹麦的风电企业后,当地人的就业也留住了。同时,中国企业也参与到了这个创新的环境中,双方共同开发新一代的风电设备。

  目前丹麦共有60个中国公司,我的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将这个数字翻番,达到120家。我也注意到中国政府一直在鼓励中国企业走向全球,为何不来丹麦呢?这是全球最佳投资地。

  举个例子,中国的华大基因(BGI)公司,他们在哥本哈根扎了根。这家公司的三名拥有者都在丹麦接受过教育,也看到了丹麦在这方面的优势。他们也和哥本哈根大学联合开设了研究项目。

  另外,八所丹麦的大学联合北京大学很快将在北京城外设立大学。这所大学将专注于绿色科技的研究。这也将促进丹麦和中国学生之间的往来。

  问:中国的风机企业也在寻求海外市场机会。丹麦机会有多大?

  奥尔森:丹麦马上要上两个海上风电项目,所以机会还是很大的。但是,你得自身做得好才能赢得市场。上一次是西门子风电赢得了类似的项目,我不知道下一次谁会赢。我们只看重质量和过往记录。

  问:那你会给中国的风机产品打多少分呢?

  奥尔森:中国的陆上风机产品不错,但是海上的不行。

  问:三周前有传言说两家中国公司要收购丹麦最大的风电企业维斯塔斯(Vestas)。你听到这则消息后是什么反应?

  奥尔森:老实讲,我有些偏见。我当然希望丹麦自己的风电企业由本土公司来打理,因为这是我们基建的一部分,也是丹麦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但毕竟这是家私营企业,谁都有权利来购买,我也没法出面阻止。

  问:这个有意思。比如在美国,如果一家外国企业要购买美国本土类似规模的公司,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US)可能会介入其中,无论你是国营还是私有,有时候CIFUS会用危害美国安全来阻止交易。

  奥尔森:但我们没有这样的机构。每个政府都应该对区分私有和国有属性有清晰的界定。如果你认为这是极为重要的基建,那应该掌握在国家手中,谁也无法购买;但风机制造企业,即便我个人很想让它属于国家,但我无法干涉其中,因为这是私人企业,谁都有权公平竞争。

  问:许多企业在和中国公司打交道的时候时常担心所谓的“强制技术转化”。你怎么看?

  奥尔森:我不担心。这个领域的技术,不管谁转给谁,最终都是为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造福的不只是一家企业。当然我非常自信,丹麦企业自己的技术做得非常出色,我们总会先于一步的。

  问:上一次你接见的25名中国商人中有位叫黄怒波。他在冰岛买地遭到了拒绝。现在他转向丹麦,你没有担心吗?

  奥尔森:完全没有。他在丹麦很受欢迎。中国人都知道丹麦有安徒生和美人鱼,我觉得他应该在丹麦做一个类似的公园,丹麦人会十分喜欢的。

  问:你刚说你不像有些人那样害怕和中国做生意。你在上月的演讲中同时提到,在中国和丹麦的合作中,知识产权是“尤为重要”的。这就是许多人对中国企业有些腹诽的地方。

  奥尔森:我倒是不担心在丹麦投资的中国企业。但我担心的是在中国做生意的丹麦企业。当他们想要在中国公平竞争时,他们发现自己的知识产权受到侵犯。我知道中国政府也一直很重视这个问题,有相关的法律。但这些法律需要被执行。

  问:今年上半年,丹麦是欧盟的轮值主席国。中国政府也不时提出希望欧盟解除对华武器禁运。在丹麦轮值的最后两个月,这个议题有没有可能被摆上日程?

  奥尔森:我知道英国以前尝试过。我还没有听说任何成员国想要将此摆上台面。如果我听说,自然会提上议事日程。作为轮值主席国,我们应该是中立的。我们目前的议程是让欧洲走向正轨,重塑经济,开拓更多的市场。

  问:欧盟最近强行征收的“碳税”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不少国家的反对。现在这个局面有些僵。怎么打破?

  奥尔森:这个问题,我已经和美国、俄罗斯和中国政府都有过接触。上次和陈德铭会谈时我也谈到,气候变化是人类共同的议题,我们应当在这方面携起手来。这说明,我们不会将此议题从谈判桌上撤下。我也知道中国政府也对气候问题十分关注。解决气候问题也符合中国政府的利益。

  记者点评:

  法国总统萨科齐去年年底曾这样讽刺丹麦:“丹麦人对解决欧债危机没有多大帮助。”丹麦没有加入欧元区,这或许是其在危机中保持较好状态的优势。但同时,在本届政府上台前,丹麦的债务问题也同样缠绕着决策者,社会福利的改革的争议同样没有消停过。

  这届联合政府于去年10月上台后,对贸易问题十分开放。他们相信贸易往来能够促进创新,增加就业,最终促进经济。与其他欧洲国家的贸易部长不同,奥尔森对待中国投资的态度几乎有些“另类”。不过,正如她强调的,丹麦注重的是产品的质量和过往的记录。

  当然,作为目前的欧盟轮值主席国,丹麦在一些更宏观议题上也十分强硬,比如近期争议不断的欧盟强收“碳税”议题。奥尔森的态度,或许说明此事的结局尚难确定。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