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政社会 > 
文化艺术 > 正文

国家森林公园被“毁容”,谁在选择性“失明”?

2022/5/12 15:51:36   中国环境报      人气:4950

0

国家森林公园内,车辆行驶在随意丢弃着废石的道路上,颠簸不堪,望着窗外尚未返青发芽的草木,愈加肃杀。向公园深处走去,裸露的山体、掺杂着雪水的渣土,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停下车行走,只见连绵不断的山峦被“开膛破肚”,走近矿坑边看上一眼便会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是人们印象中的森林公园吗?本报记者近日跟随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沉到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黄岗梁国家森林公园(以下简称黄岗梁公园)内发现,这个大兴安岭余脉上的森林公园常年遭受“毁容”,从卫星地图上看起来,像是妙龄女子脸上的一道“伤疤”。

谁是背后的“始作俑者”?随着深入调查,记者也有了答案。

核查群众投诉:矿企多年破坏生态,一年间三次被罚,四年治理无动于衷

黄岗梁公园,位于大兴安岭主峰黄岗峰脚下,300多万亩的面积内,生物多样性丰富,蕴藏着多种多样的地形、地貌及植物景观,植被覆盖度高达94%。同时,这里矿产资源丰富,铁矿石储量达亿吨以上。

可就在这个生态和资源禀赋优良的森林公园内,破坏生态环境的违规违法行为不断涌现,试图撬动着森林公园的生态基底。

群众信访举报,往往为督察工作提供新思路、新角度、新线索。

在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内蒙古的第四天,督察组收到群众来电举报称: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同兴镇西北矿业尾矿库选厂占地未办理征地手续,尾矿库干滩地方有粉尘污染;矿业3个采区疏干水相关指标超标,排放至自然河道。

正在赤峰下沉督察的督察人员通过调阅资料发现,群众所举报的这家矿业的采区在黄岗梁公园内,督察组决定去实地回访。

从赤峰市区驱车近4个小时,督察组根据手机卫星信号定位来到克什克腾旗西北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北矿业)。一进大门,督察人员发现厂区内生产机器上布满了积存已久的灰垢,尾矿库因为天气的原因处于冰封状态,但尾矿库的东侧仍存在清理扬散尾矿砂的痕迹。从厂区最高处远眺,厂区内露天随意堆放着废石废渣,并没有采取任何防雨、防扬尘、防流失的措施,不少废渣混着前几天刚融化的雪水,在厂区的各个角落四处溢流。

据了解,企业已于2018年3月停产,并在2018年5月因尾矿库产生扬尘收到了处罚决定书,有关部门也要求企业应采取有效措施防治扬尘污染。可是,4年过去了,西北矿业不仅无动于衷、扬尘措施落实不到位,甚至变本加厉地让废石废渣堆存范围扩大。一阵大风吹过,漫天渣土将周边的草木裹上一层灰色“衣裳”。

从厂区来到群众所举报的3个采区附近,督察发现,企业在产期间,年均排放疏干水量达6万立方米,井采过程中采集的疏干水通过水泵打入相应的疏干水处理站,处理后排入自然河道。

2018年,西北矿业因废水超标被当地生态环境部门下达了两次行政处罚。督察组要求当地环境监测站再次对西北矿业的疏干水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厂区多个采区外排废水依旧存在超标情况。

面对一年内的3次处罚,西北矿业用4年时间交上了一份负分答卷,停产后的置之不理给黄岗梁公园平白留下了一道划痕。

两家矿企采区首尾相连:几乎挡住森林公园南北通道

督察组发现,在西北矿业的采区周围还盘踞着一家名为内蒙古黄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黄岗矿业)的企业。从地图上看,两家企业的采矿区、选矿厂、尾矿库等场地交叉叠错,所构成的黄岗梁铁矿区,几乎能把黄岗梁公园南北通道挡得严严实实。

通过翻阅黄岗矿业的相关资料得知,企业根据相关部门要求制定并组织实施《内蒙古赤峰黄岗铁矿Ⅰ、Ⅱ区矿山地质环境分期治理方案》,但在2019年,企业因多处废石场未完成场地清理和植被恢复工作,未通过相关部门验收。

治理方案中提到,黄岗矿业Ⅱ1区已关闭露天采场,总面积为1.52平方公里,被划定为矿山地质环境影响严重区。督察人员决定去现场看看露天采场的治理进度。

在黄岗梁公园里翻过几个土坡后,映入眼帘的大坑让司机师傅急踩刹车,督察人员纷纷下车察看。只见,山体像被斧头从中间劈成两半一般,山壑间稀松的填土和草木,不拿着放大镜看难寻踪影。与企业负责人站在坑边交谈,空旷的坑底传来阵阵回声。

作为矿山地质环境影响严重区,本应把生态修复工作摆在首位,然而,看着光秃且平滑的山体,督察人员一时间无言以对。

无独有偶。督察人员在黄岗矿业核查了一圈,发现厂区内至少8处废石场和露天采场场地清理或回填推进缓慢,草木植被毫无恢复的迹象。

经过反复的比对核实,督察组发现,西北矿业和黄岗矿业两家企业在黄岗梁公园内建有7个采区、7家选矿厂、4座尾矿库及相关辅助工程,每年采选铁矿及其他伴生矿合计约达340万吨。

随着深入调查,督察组发现,这两家的矿企还存在违规占用森林公园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