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公益慈善 > 公益慈善 > 正文

可再生能源迎政策利好 “三弃”问题破解有望

2017/11/28 13:37:07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人气:8724

   日前,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的《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提出,2017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受限严重地区弃水弃风弃光状况实现明显缓解。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业内专家认为,《方案》的出台,对可再生能源发展无疑是利好消息,对解决我国弃水弃风弃光问题首次正式给出了时间表和制定了全方位的具体措施,表明我国化解弃水弃风弃光问题的决心。只要各级政府能源管理部门、 电网企业、可再生能源开发企业真正将《方案》落实到位,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指日可待。

   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严重

   为保障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我国从政策、补贴等方面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水、风、光发电领跑全球。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水电装机容量达到3.39亿千瓦,发电量为814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3%;风电装机容量达到1.57亿千瓦,发电量为212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6%;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2亿千瓦,发电量为85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0%。

   与此同时,伴随着可再生能源的飞速发展,一些地区出现严重的弃风弃光弃水问题,成为制约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突出问题。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弃风、弃光率分别为12%和5.6%,整体虽较去年有所下降,但局部地区弃风、弃光问题依然严峻,甘肃、新疆、吉林、内蒙古前三季度弃风率仍分别高达33%、29.3%、19%和14%。重点地区及主要河流(河段)水电弃水问题仍比较突出,四川弃水电量123.8亿千瓦时,广西弃水电量44.2亿千瓦时,云南弃水电量240.5亿千瓦时;金沙江中游弃水电量142.7亿千瓦时,大渡河弃水电量159.9亿千瓦时

   对此,《方案》提出,2017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受限严重地区弃水弃风弃光状况实现明显缓解。云南、四川水能利用率力争达到 90%左右。甘肃、新疆 弃风率降至 30%左右,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弃风率降至 20%左右。 甘肃、新疆弃光率降至 20%左右,陕西、青海弃光率力争控制在 3 10%以内。其它地区风电和光伏发电年利用小时数应达到国家能源局 2016 年下达的本地区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或弃风率低 于 10%、弃光率低于 5%)。到 2020 年在全国范围内 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整体发展形势向好,已成为我国新增能源的主力军,清洁能源替代作用日益凸显。”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鉴衡认证中心主任秦海岩表示,近年来,在领跑者计划等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得以缓解,但依然存在,是可再生能源在发展过程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因此,出台《方案》正是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严重的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不仅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影响可再生能源开发企业投资建设的积极性,从而不利于我国可再生能源的长远规划和发展。”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也表示,《方案》的出台,为争取实现到2020年和2030年非化石能源分别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15%和20%目标,从而优化我国能源结构。同时,为落实《巴黎协定》,应对气候变化,走绿色低碳发展道路。

   现有电力体制存弊端

   我国十分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为何会出现严重的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专家认为,造成我国弃水弃风弃光问题,主要是现行的电力体制存在弊端。

   “过去,业界将弃光弃风归因于技术问题,认为风电、光伏发电波动性、不可控,电网接纳能力不足,但目前这一说法不成立。”秦海岩表示,造成弃光弃风严重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我国电力装机过剩,供大于求。虽然国家多项政策强调可再生能源拥有优先上网权,但在现有电力体制下,火电因每年政府有下达的计划电量,形成了事实上的优先发电权,挤占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部分地区电源建设过快而消纳能力开发不足,如风光装机容量主要集中在西北五省,这些省份由于经济欠发达而自身消纳能力不足,造成严重弃光弃风问题。

   秦海峰还表示,我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全社会用电需求放缓,而装机总量相对过剩。同时,煤电厂为了生存,盲目扩张产能,且相互竞争激烈,导致煤电电价较低,可再生能源电价相对较高,电网企业和配售电企业都愿意购买煤电,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可再生能源的市场空间。

   王斯成也表示,一些地方政府为促进经济的发展,可再生能源项目建设过快,造成了地方建设规模远高于国家下达的规划建设规模。如,《太阳能“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光伏发电要达到1.15亿千瓦,但截至2016年已经达到1.2亿千瓦。同时,可再生能源发展建设速度过快,而配套电网规划建设相对滞后,电能远距离通道输送能力严重不足。

   此外,我国的电力体制改革比较滞后,没有建立电力现货市场,没有把供需两侧通过市场连接起来。同时,可再生能源的激励政策不完善,落实不到位。如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财政补贴不能及时到位,且补贴缺口不断加大,到2020年补贴缺口将扩大到2000多亿元。

   配额制和绿证强制交易呼之欲出

   为到2010年有效解决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具体包括实行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落实可再生能源优先发电制度,推进可再生能源电力参与市场化交易,优化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布局、加快电力市场建设步伐等。

   “《方案》的出台,表明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和绿证强制交易呼之欲出。”秦海岩表示,加快电力体制改革,建立市场化的机制和现货市场。因为有电力现货市场,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可以利用边际成本近为零的优势,实现可再生能源电力优先上网。在现货市场没有建立的情况下,通过制定最低保障性收购小时数等政策措施,是进一步解决弃风限电问题的有效方式。同时,实施强制性认购制度,通过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建立市场化的补贴机制。

   据了解,根据《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从2017年7月1日起已经正式开展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认购工作,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证强制约束交易。

   王斯成表示,落实电力市场水电消纳和输电方案,加快包括四川、云南水电外送通道建设;限制弃风弃电严重地区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积极在中东部地区发展分布式光伏、风电以及海上风电。同时,充分利用已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优先输送水电、风电和光伏发电,并加快特高压输电通道建设,逐步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网比重。此外,电网公司主动承担起使命,通过不断技术创新,为可再生能源大规模上网创造条件。


来源:
http://news.ces.cn/xinnengyuan/xinnengyuanzhengce/20171128/125983_1.shtml


了解更多低碳金融资讯 
请关注“低碳资讯”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