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发改委动态 > 正文

COP23观察之二: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和分化

2017/11/24 14:09:51  中创碳投     人气:10130

  在此次COP大会各议题谈判上,作为一个整体,发展中国家,尤其是“77国集团+中国”保持了超乎之前的团结,在提高发达国家2020年前减排力度和促进资金问题向前迈进等方面保持了压力,将针对2020年后的全球盘点与2020年前发达国家的行动盘点联系起来,扭转了发达国家将注意力全部转移至2020年后国际机制新安排而刻意忽视2020年前减排力度的明显倾向,也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减排责任的转移。立场相近发展中国家(LMDC)在谈判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但是我们也注意了一些弦外之音:

  基础四国除了发布一个联合声明、共同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外,在谈判桌上集团发声的频率其实很低。在相关报道中,仅在开幕式和一次非正式讨论中有集团发言,更多的时候巴西为阿根廷、乌拉圭和自己发声、南非为非洲集团代言、中国和印度在LMDC阵营中。在敦促发达国家提高2020年前减排力度、如何在全球盘点中体现公平、国家自主贡献时间框架方面,巴西的立场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有一定程度偏差。此外,巴西对花大量时间讨论2020年前力度问题表示出些许不满。也许与部分发展中国家类似,巴西担心过多强调2020年前的力度问题会抢了《巴黎协定》实施细则讨论的风头,二者难以达到平衡。考虑到在巴黎会议上,巴西积极加入欧盟和小岛国倡导的“雄心联盟”,强调这是巴西的决定而不是“基础四国”的决定,巴西在“基础四国”中的离心倾向似乎越来越明显。

  对于斐济主导的Talanoa对话(也就是2018年促进性对话),部分发展中国家也表示出不满。这个促进性对话可以理解为是2023年全球盘点的前奏,主要目的是对现阶段全球应对变化努力进行探讨、增进相互理解、促进下一阶段国家自主贡献的提交。按照巴黎会议安排,这个政治性进程将在2018年开展,而不是2017年。斐济作为主席国非常希望提前部署对话安排,并将其视为太平洋国家首次担任缔约方大会主席国的重要“遗产”。发展中国家给予充分理解和尊重,但是大家也都注意到,已经列入大会一号文件附件的对话提前部署和安排并不是一个充分协商的谈判成果,而是部分缔约方以圆桌会、专家会等非正式磋商渠道形成的内容,很容易将该对话引导成为一个以减缓为中心的进程,几乎成为全球盘点的预演。这是发展中国家相当担忧的一点。《巴黎协定》中的长期目标不限于减缓(2℃和1.5℃),还包括适应和资金,但后两者的推进程度都逊于减缓。

  资金议题的裹足不前,让派出史上最多参会人员的非洲集团大失所望。在会后的记者会上,非洲代表含泪倾诉,我们已经退到了不能再退的地步,但没有换取来任何东西,两手空空如何面对非洲父老?

  在此次大会上,来自发展中国家阵营的格鲁吉亚正式加入了“环境整体性”集团(EIG)。该集团是公约磋商中唯一的长期性跨阵营集团(有些跨阵营集团只短时间存在,例如上文提到的“雄心联盟”),成员国有瑞士、列支敦士登、韩国和墨西哥。这个集团致力于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两个集团之间搭建桥梁,总体立场倾向于发达国家。


来源:
http://www.ideacarbon.org/archives/44536


了解更多低碳金融资讯 
请关注“低碳资讯”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