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气候会议 > 正文

【波恩观察第五弹】气候大会的煤炭焦虑

2017/11/27 14:31:15  中创碳投     人气:10577

  成也萧何败萧何,煤炭(以及其他化石燃料)点燃了工业革命的熊熊大火,眼下这把火就要烧得无法控制了,人类不得不面临选择。这一届COP大会上,dirty coal更是“全民公敌”(当然除了美国政府有点异议)。

  根据世界能源署(IEA)的统计,2016年全球煤炭消费量约73亿吨 (其中我国占了一半左右),在世界一次能源中的占比依然达到28%左右(逊于石油),煤电发电量占全球发电量的近40%。粗略计算,每年燃煤造成的CO2排放量在150亿吨以上,占全球能源燃烧CO2排放量的45%左右。虽然全球整体上处于石油时代,但煤炭燃烧却是温室气体排放的第一大贡献者。


  运行中的煤电厂(图片来源:www.unfccc.int)

  在“波恩观察第一弹”中已经介绍过,本届COP的煤炭争论源于“技术东道国”德国新政府难以就“弃煤计划”达成一致,可能导致2020年减排目标落空,“气候领袖”的形象岌岌可危,对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也是一种打击。与此对应,英国和加拿大在COP23上领导成立了“跨越煤炭联盟”,成员单位已经达到25个,计划在COP24之前发展到50个。有记者向德国环境部长Hendricks女士提问,德国如何评价这个联盟。部长回答,我们不会加入这个联盟,一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煤电发电比重已经较低了(而德国还有40%),二是他们选择核电作为煤电的替代品,而德国坚决弃核,核电绝对不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必然选择。同时Hendricks表示,德国弃煤路线图达成共识只是个时间问题,政府一定会努力。


  11月11日,欧洲气候基金(ECF)和彭博慈善基金会(Bloomberg Philantrophies)共同举行了“巴黎之后超越煤炭”(Moving beyond coal after Paris)的高级别边会,共同探讨美国和欧洲煤电尽早退市的必要性和挑战。包括ECF总裁图比亚娜女士(巴黎会议的“功臣”之一)、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先生、绿色和平执行主任摩根女士在内的众多知名人士参加了会议。


“巴黎之后超越煤炭”边会会议现场 (摄影:张建宇)

  大会弥散着对煤炭的忧虑,从深层次看,源自2017年以来美国能源政策的大幅度调整。特朗普取消了奥巴马的《总统气候行动计划》,暂停了《清洁电力计划》,放宽了对煤炭开采的土地租赁限制禁令,停止了关于煤炭开采健康影响的研究。2016年美国的天然气发电量比例第一次超过煤电,而2017年这个趋势可能又被逆转。在公约网站上美国也申明“将帮助发展中国家更清洁和有效地利用化石能源”。从气候科学家的角度看,没有碳捕集和封存(CCS)相伴的煤炭不算是“清洁能源”;而CCS太贵了,没有那个企业愿意增加20-30%的成本来控制煤炭的碳排放——德国科学家Johan Rockström在记者招待会上对记者问题的回答)。

  让人不安的消息在大会上陆续发布。碳预算项目(Global Carbon Budget Program)组发布2017年全球碳排放估算结果,预计2017年将终结2014-2016年全球排放持平甚至略有下降的趋势,比2016年上升约2%(其中中国大约上升3.5%,当然存在不确定性);IEA最新发布的2017年《世界能源展望》也认为,到2040年之前全球化石能源需求都将处于上升阶段,提前达峰似乎是不可能的。

  与排放及减排进展缓慢相关联,本届大会上似乎出现了较多的关于“气候罪行”、“气候诉讼”的言论,与“损失和危害”(L&D)议题一脉相承。谈判桌上,L&D屡遭挫折(遥忆巴黎会议,美国人在一号决定中加入了“协定第八条并不意味着任何债务或赔偿”的表述,尼加拉瓜的反对无济于事);边会会场和记者招待会上,关于赔偿和上诉的讨论逐越来越多。在非洲代表团最后的“哭诉”记者招待会上,一名记者建议:真的没有办法了,去法庭吧(go to court!)!国际环境法中心(CIEL)发布了报告”Smoke and Fumes: the Legal and Evidentiary Basis for Holding Big Oil Accountable ”, 用详实的历史资料控诉石油公司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知晓自身排放与大气中CO2浓度的关系之后还百般阻挠气候政策的实施。分析人士认为这篇报告为可能的气候诉讼案件提供了法律基础。这何尝不会发展到煤炭行业和煤电公司呢?


来源:
http://www.ideacarbon.org/archives/44606

 


了解更多低碳金融资讯 
请关注“低碳资讯”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