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气候会议 > 正文

【波恩观察第一弹】发达国家令人失望的集体后退

2017/11/27 14:33:45  中创碳投     人气:11093

  一年一度的公约缔约方大会在11月18日闭幕。在各方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积极敦促和斡旋下,COP23在多个议题上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发改委能源所朱松丽研究员、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王文涛副研究员将在中创碳投微信公众号为大家带来【波恩观察】系列文章,深度解读本届气候大会的成果和发展趋势,敬请关注。一年一度的公约缔约方大会曲终人散。在各方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积极敦促和斡旋下,COP23在提高发达国家2020年前减排力度、推进《巴黎协定》实施、部署2018年促进性对话等方面取得了积极的成果。纵观整个过程,这个在美国递交了退出协定照会之后召开的第一次气候磋商大会,给人的感觉五味杂陈。也许因为理想太丰满——希望有一个甚至多个发达国家站出来宣布自己志愿承担更多责任,为国际合作注入强劲活力,然后现实却异常骨感——不仅没有谁能站出来,而是纷纷躲在美国身后,呈现出集体后退的现象。

  欧盟是一个典型的代表。早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欧盟就提出了《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KP2)减排目标:即2020年减排20%(相比1990年)的无条件目标;如果能达成一个全球减排的协议,这个减排承诺可进一步提高到30%,它还可以将减排承诺提高到30%。在当前主要国家都提出了2020年前的国家适宜减缓行动(NAMAs)并且针对2020年后的全球协议已经顺利达成的现实面前,欧盟裹足不前。在COP23上,欧盟一再宣称,到2016年欧盟相比1990年已经减排23%,到2020年会达到26%,无论如何欧盟已经提前实现了KP2的减排目标, 对30%的目标避而不谈。针对至今还没有批准《多哈修正案》这一问题,欧盟只是轻描淡写地将责任推给波兰,COP24的主席国。欧盟“三驾马车”之一,德国,在本次会议上备受关注。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德国温室气体排放保持平稳,过去两年出现了还上升态势,如果不及时踩刹车,2020年减排40%的目标无法实现,有可能只能实现30%左右。默克尔在今年大选期间承诺将恪守目标。大选结束后,四个联合执政党中的三个(包括默克尔领导的基民党)都拒绝采取进一步措施,只有绿党还在坚持。国内谈判尚未结束的时候,默克尔短暂的COP之行不能给出任何激动人心的消息,而且还小心翼翼地不对国内谈判造成压力。有消息称,目前达成一致的减削1500-3000万吨煤炭利用CO2的目标,相比德国1亿吨的减排缺口相距甚远。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是煤炭工业的利益一时难以撼动,煤电企业在国内绿电供应充足的时候将电力出售给附近国家谋求利益。就业也成为说辞之一,实际上占德国总人口1/3000的煤炭从业人员与中国的1/150不能同日耳语,而且新能源创造的就业人口源源超过煤炭行业用工数。非常明显,特朗普挽救美国煤炭工业的影响已经扩展到欧洲。

  法国似乎给本次大会带来一丝亮点。法国计马克龙宣布法国计划在2021年前关闭所有火力发电厂,同时为受到资金困扰的IPCC科学活动提供额外资金。实际上,在大会召开期间,法国政府还宣布了一个消息,法国将推迟其2014年通过的《能源过渡法案》中确定的到2025年将核电发电比例从75%降低到50%的目标,推迟时限为5-10年。单纯从减缓气候的角度看,这个决定似乎无可非议,但大幅度延缓了法国实现100%可再生能源系统的步伐。同时,这个决定也带来了非常消极的示范:一个经过充分协商并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目标,能在一夜之间被推翻。这也应该算是特朗普政府的影响吧。 

  英国与加拿大牵头组织了“削减煤炭联盟”( POWERING PAST COAL ALLIANCE),目前有包括澳大利亚、法国、哥斯达黎加、美国华盛顿州等25个国家和地区参加。这个联盟的宗旨是在2030年前彻底“弃煤”[1]。似乎是一个很积极信。仔细考量,煤炭并不是加拿大最大的问题,而油气规模生产不断扩大、尤其是碳强度很高的油砂生产才是加拿大温室气体增长速度最快的部门,选择煤炭实在有避重就轻的嫌疑。而在英国,经过四十年的“煤改气”之后,煤电发电量的比重已经下降到20%以下,未来包括页岩气在内的天然气、核电和可再生能源电力还有增长空间。对这些国家而言,选择压力最小的行动“说事儿”,一方面彰显了政治意愿,一方面也给中国印度等煤炭大国带来压力,真是一举多得。正如一位NGO所言,为什么要2030年,他们应该现在就弃煤!

  美国作为一个已经宣布要退出《巴黎协定》的国家,还作为缔约方参与协定特设工作组的谈判,竭尽所能发对任何关于资金的决定,其他发达国家自然乐意跟随。

  我们还注意到了一个明显的倾向,即发达国家重新解读《巴黎协定》,甚至试图使协定全面取代公约。发达国家特别认为,根据协定第三条和第四条,由于责任、能力和国情不同发展中国家已经给予了充分的灵活性考虑,这就是“区别”所在,公约所确定的“附件一缔约方”和非附件一缔约方的分类方式已经没有适用性。“灵活性”正在成为传统“二分法”的替代物。


来源:
http://www.ideacarbon.org/archives/44591


了解更多低碳金融资讯 
请关注“低碳资讯”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