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智库 > 人物访谈 > 正文

张国宝:能源市场化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2012/3/7 9:25:07  http://www.ditan360.com/   21世纪网  人气:34007

  中国低碳网 能源关乎国运。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抓紧制定出台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方案,加快理顺能源价格体系”;“优化能源结构,推动传统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提高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深化煤电油气等领域价格改革。”

  能源领域面临诸多体制与机制障碍,其中以价格改革最难突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完善成品油价格改革、理顺煤电关系等重点工作。

  价格改革为什么迟迟不见突破?煤电矛盾如何解决?以水电、风电、核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怎样的政策环境和发展状况。

  带着上述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

  “我一再声明,能源局不管理价格”

  《21世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深化价格改革。稳妥推进电价改革,实施居民阶梯电价改革方案,完善水电、核电及可再生能源定价机制。逐步理顺煤电价格关系。完善成品油价格改革,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

  市场化是未来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的方向。方向既定,为什么改革迟迟不见突破?

  张国宝:关于资源产品价格问题,每次各种会议都有人问我。我一再声明,即使我在能源局任上时,国务院也没有让能源局管理价格。我已经无数次回答这个问题。

  在价格改革领域,2010年两会我曾提出“水(电)火(电)同价”提案,建议选择以广西为试点,进行水火同价改革。

  当时,国家价格管理部门也同样这种设想,但最后没有执行。“原因是,地方物价局表示不能水火同价,说这会拉动当地的物价上涨。”

  《21世纪》:那你认为水火电同价今天可以实现吗?

  张国宝:我认为水火同价改革完全可以实现。水电价格上涨后,可以在南方电网范围内推行摊薄,不应该在一个省里分摊成本。关键问题是你想不想执行,如果不想改革,可以找一百个理由。

  《21世纪》:国家能源部门正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解决可再生能源面临的发电、上网和市场消纳三大问题。配额制是一个什么思路?

  张国宝:可再生能源配额制能否拿出来,现在没有定论。配额制是学习国外经验,现在能源部门再次提出来,目的是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在《可再生能源法》修订的时候,我们提出用法律形式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市场份额做出强制性规定,在总电力中必须有规定比例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

  但在全国人大法制办在审议的时候,没有将这一规定写入《可再生能源法》。认为不应在法律上规定,可以用行政文件加以约束。

  《21世纪》:现阶段风电发展节奏有所放缓,风电发展的争议较大。你如何评价?

  张国宝:现在对风力发电谈论最多的是弃风、盲目发展、安全等问题。但通过竞争以后,风电的价格下降得非常快。通过竞争风电上网电价可以达到0.5元/度,与煤电相比有一定竞争力。

  我们看待一个问题时候,是看一个指头的问题,还是十个指头的问题。不能因为一个问题的存在而否认全局。

  现在风电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国外十分羡慕国内风电发展,而我们只是看到问题。现在风电项目审批施行备案制度,相当于是变相审批。

  “电力主辅分离后形成新的垄断”

  《21世纪》:国务院2002年下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定下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电改四大目标。截至目前,厂网分开已完成,主辅分离也在今年实现实质性突破。电力体制改革为什么停滞?

  张国宝: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没有一个理想的模式。现在很多人对电改提出意见,但却拿不出较好的改革路线。

  各个国家有不同的发展模式,法国只有一家公司,属于国有,且厂网不分。

  改革开放以来,“摸着石头过河”的思路是非常成功的。电改十年来,政企分开、厂网分开已经非常成功。发电侧已经完全放,外资、民间资本都已经进入电力产业。

  从电力装机规模看,电力装机规模从电改时的3亿千瓦,发展到现在的10亿千瓦。这么快的发展速度是发电侧引入竞争体制的结果。

  此外,近年来国内通货膨胀在加剧,但是电力工程造价却在降低。这也是市场竞争的结果,改革促进了供电的积极性。

  在改革方案设计之初,我们已经对竞价上网等做过充分的论证和研究。1998年,我们在浙江率先实行竞价上网。但电力供应形势发生变化,缺电严重,竞价上网以失败而告终。只有在电力供需基本平衡,略有富余的前提下可以实施。

  《21世纪》:去年,国内主辅分离已经完成,对此怎么评价?

  张国宝:在电力体制改革之初,每个省都有一个电力施工企业和电网施工企业。在设计主辅分离方案时,出现很多分歧。

  我当时的想法是将施工企业下放到每个省。但施工企业不愿意下放,被降低规格;另外一些施工企业包袱很重,有些省份不愿意接手。主辅分离改革进展缓慢。

  去年9月底国资委提出主辅分离方案。将施工企业重新打包,重新组建中国电建和中国能建两个中央企业。但这种模式,我并不认同。这种做法虽然操作简单,但出现了新的问题。

  举个例子说,电力企业要建电厂,以往电力企业可以向多个施工企业招标,现在只能面对两家企业,形成了新的垄断。

  《21世纪》:为促进电力市场化改革,电监会一直倡导电力直接交易,但现在没有大规模推进,原因是什么?

  张国宝:大用户直供点之所以推行不下去,最为关键的问题是电网输配成本难以核定。所谓电厂和用户直接交易,就是让电网让利,减少中间成本。这其中是利益的问题。

  《21世纪》:煤电矛盾由来已久,解决这一问题有没有好的方法?

  张国宝:煤炭价格已经市场化,不好重新收回来。现在国家价格部门出台煤炭价格指导价,但并没有约束市场价格。但另一方面,煤价上涨后,电价也随之上涨,加大通货膨胀压力。

  现在正在设计阶梯电价方案,使大多数人不因为电价上涨而受到影响。但居民用电占比只占社会用电的10%,不足以影响电力供需。

  “国务院对核电规划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

  《21世纪》:日本福岛事故后,国内核电产业发展的政策导向如何?

  张国宝:去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国务院做出四项工作安排:立即组织对核设施全面安全检查;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用最先进标准对所有在建核电站进行安全评估;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

  目前,安全检查已经完成。核安全局编制的核安全规划,已经上报国务院审查。国务院提出完善调整意见,核安全局正在做进一步修订。能源局核电规划没有最终定稿。核安全规划将与核电规划衔接后出台。

  至于核电规划规模到底增加还是减少,目前国务院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仍然是未知数。现在媒体报道的核电规划情况都是专家或者是业内人士的意见。所有的数据都是传闻。

  《21世纪》:新项目审批今年上半年是否有望开闸?

  张国宝:核电项目能否重启,关键取决于上述四项工作能否完成。如果四项任务完成后,核电项目审批就能开始。

  《21世纪》:在核电布局上,内地核电站建设争议较大,你如何看待?

  张国宝:国内内地建设核电站争议较大,世界上核电站没有规定必须在沿海布局,美国和法国核电站布局在内陆。

  近日,美国34年来重新审批核电项目,选址在湖边。美国是在福岛之后,全球第一个国家新建核电站。个人认为主要基于两个因素,美国能源部预计2030年以后还会缺电,提前为电力供应布局。其二美国希望继续保持全球核电产业的领先地位。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