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智库 > 人物访谈 > 正文

赵成昆:与世界核电同台共舞

2018/6/8 13:24:02  http://www.ditan360.com/   中国核工业杂志  人气:22019

   经过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发展史上的又一个低迷期,世界核电正走在回暖的路上。中国核电作为世界核电舞台上又一重要力量正在发挥更大的能量,影响着世界核能的走向,并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了重要的地位。尤其是以三代核电技术为主流发展的今天,我国自主的“华龙一号”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与世界核电同台共舞,在“走出去”的路上创造着属于中国核电人的奇迹。在未来的核能发展中,世界也将共同见证中国核电自主品牌闪耀时刻。

  如何更好地认识中国核电所集聚的能力?如何更好地实现国家提出的核电“走出去”战略,在国际核电市场中走得更稳、更好,建设中国核电自主品牌影响力?在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2018年春季高峰会议 期间,本刊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专家委副主任赵成昆。

三代主流

记者(以下简称“记”):世界核电正在回暖已是业界的共识。那么,请您谈一谈世界核电未来的走向如何?全球核电建设情况如何?有何特点?

赵成昆(以下简称“赵”):目前全球在运核电机组448台,总装机容量3.9亿千瓦,分布在3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运行17415堆˙年。2016年全球核发电量2476TWh,在世界电力结构中占11%。这是核电进入规模发展以后比较低的,最高的时候达到16%~17%。

全球在建核电机组57台,分布在16个国家,总装机容量6000万千瓦。其中,中国是在建机组最多的国家,其次是俄罗斯、印度,分别为19台、8台和6台。

全球在建机组多数为三代核电技术,三代核电机组已成为全球在建核电的主流机型。全球已经开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包括ABWR、AP1000、VVER、EPR、APR-1400以及“华龙一号”、CAP1400。其中中国三代核电机组有10台,包括4台AP1000、4台“华龙一号”、2台EPR;俄罗斯有4台,2台已并网;阿联酋有4台;美国、法国、芬兰各为2台、1台、1台。

“华龙一号”是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机型,技术先进,安全性能高,与国外现有三代核电技术相比,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进展按计划推进顺利,重大节点不同程度提前实现。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最新工作计划安排,我国后续新建核电机组将全部采用三代核电技术。EPR、AP1000虽路程艰难,也都实现装料,这也是令业界振奋的消息。

目前我国在建在运56台机组,总装机容量5800万千瓦左右,虽然在电力结构中占比不高,但核能发展前景光明。中国与国际上其他大国一样,同样需要核电。

“莫为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核电虽然在发展过程中发生了几次核事故(都属早期设计建造),但人类在事故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已经设计出更先进、更安全的反应堆供人类使用。随着技术的进步,特别是增殖堆技术和聚变堆技术的发展,核能将为人类提供几千年乃至无限的能源。

“走出去”实力

记:核电“走出去”基本已成为各国战略。您觉得核电“走出去”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赵:世界核电主要国家把目光早早就盯准了国际市场,向其他国家推销他们的核电技术和产品。我国核电是“走出去”比较晚的国家,因此要实现核电“走出去”我觉得要具备几个条件。一是要具有国际竞争力。国内核电项目建设基本是业主申请、国家批准,就项目本身并无竞争(除引进三代招标),而国外项目大多采用招投标方式,存在激烈的竞争,而且大多是国际知名核电企业参加竞争,竞争的不仅是技术、经济指标,其政府也在台前幕后发挥作用;其二是要有属于自己知识产权的基于成熟技术的堆型,以及与之相适应的一套安全标准和工业标准,包括设计软件;其三是要有一个以国内为主的设备供应商团队;其四是要有一支经验丰富的工程建设项目管理团队,负责项目三大控制,保证项目顺利实施;其五是要有一个精通商务、法律的专业班子,从头至尾负责商务谈判和项目执行过程中纠纷的处理;其六是要具有技术转让和技术服务能力,包括提供建成后运行服务在内的各种服务,以及帮助项目业主解决投融资的能力;其七是要熟悉、掌握所在国与之有关的法律、法令,特别是与核安全、环境、劳工等方面的法律、法令以及相关规定。

记:经过多年的发展,您认为我国核电“走出去”具备了哪些实力与能力?

赵:近年来特别是亚洲、中东地区核能利用呈快速发展之势,为有能力输出核能技术的国家提供了市场和商机,我国也面临难得的“走出去”的机遇,同时我国核电产业经过30多年的努力,已具备了“走出去”的坚实基础。一是国内投运核电安全水平和运行业绩已达到全球核电的领先水平,与美国核电机组水平相当,与WANO规定的性能指标对照,2017年有11台机组综合指数计算值为满分。二是在核电的设计、工程建设管理和核电机组的运行维护等领域壮大了能力。三是设备制造领域,主设备供货能力可达8~10台套。四是核电的建安能力和工程建设管理能力在全球核电领域居前。五是我国长期连续的核电建设培养和造就了一批高质量的人才队伍和发展的后备力量。六是出口巴基斯坦的C1~C4共4台压水堆机组以及“华龙一号”海外项目K2、K3机组建设积累了一定的国外核电工程建设的经验,也为我国海外核电建设提供了一个样本。因此,除了满足我国核电的正常发展之需,我国核电完全有能力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并在竞争中进一步提高和壮大自己。

“走出去”挑战

记:您觉得核电“走出去”面临哪些挑战,有哪些建议?

赵:对大多数首次出口核电企业来说,在海外建设核电项目都是一种挑战,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对我国来说,“华龙一号”具有自主知识产权,“走出去”已无障碍。但我国核电行业标准体系还不完备,当前主要参考使用RCC和ASME标准系列。值得高兴的是,我国核电标准正在制定中。最近的消息显示,中国核电4年后将有自己的标准,这对于未来的核电出口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当然项目是否能够在预算框架内按期按质顺利实现,还要看项目业主公司的合作与配合以及组织管理能力。

其次,国际上进口核电的国家,基于自身的能力和条件,会提出各种各样的招标方式,包括BOO、BOP和EPC模式。具体的还包括有交钥匙的,有仅购买设计的,也有仅购买设备的,或仅购买工程建设项目管理服务的;有的仅购买设计和采购服务,但设备由业主负责采购的;就设备而言,有电厂成套的,或只购买主设备的等等不一而足。有意出口核电的企业应能根据出口国要求,采取灵活多变的机制,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努力满足买方需求。在这方面,俄罗斯核电出口的经验就值得我国核电“走出去”仔细研究和学习借鉴。

记:具体到核电工程建设方面,您觉得还应该做好哪些相应的准备工作?

赵:在全球核电建设市场中,我们看到,即便是一些很有经验的老牌核电出口企业在核电项目执行过程中,由于各种原因,造成项目进度重大推迟、预算突破的例子也屡见不鲜。因此借鉴一些经验,更好地建设好核电项目也是很有必要的。

一是要充分了解业主方国家的所有国家安全要求以及最新的国家安全监管条例,以避免许可证审批与监管审查中的不确定性。承包方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做好设计、建造及制造商的“一条龙”服务,有时甚至包括投融资方案。

二是根据业主方国家的具体要求,确立合理的建造进度计划。

三是总结三代核电建造中的经验并形成体系。目前EPR、AP1000已实现装料,“华龙一号”首堆建设进程已过半,应积极总结首堆建造的实践经验。

四是做好设计验证和标准化工作,以利于进入目标国市场。

“走出去”前景

记:我国核电“走出去”的情况如何?

赵:目前我国三大核电集团正在积极布局核电“走出去”。除在巴基斯坦已有实质性建设进展外,20多个国家对中国出口核电表现出足够的兴趣。如阿根廷的“华龙一号”+重水堆项目、沙特的高温气冷堆项目、英国的EPR+“华龙一号”项目、罗马尼亚的重水堆项目、土耳其的CAP1400+AP1000项目等等。与“一带一路”沿线许多核能新兴国家的核能合作正在积极推进中。

记:您对我国核电“走出去”的前景如何看待?

赵:世界需要核电。应该说我国核电“走出去”的前景是可期的,也是光明的。尤其由于发展中国家人口增长和电力需求增长,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有发展核电的诉求,核能依然是许多国家最可行的选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预测显示,2050年全球核电装机容量可能达到8.71亿千瓦,许多机构也预测,未来全球核电的装机容量会有显著的增长。可以想见,我国三代核电“华龙一号”、CAP1400在其中将会有大的作为。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的核电建设,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都是打造中国核电自主品牌的关键时刻。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