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国内时政 > 正文

国家安监总局:油气管道隐患多 平均每4公里1处

2015/8/24 10:00:05  http://www.ditan360.com/   人民网  人气:358408

  中国大地下埋藏着长达12万公里的油气管道,几乎可以环绕地球3周。这座“地下长城”规划图还在不停地扩张。因此,油气管道安全问题包括两个层面:一、旧管道的安全排查;二、新管道的安全铺设。

  两个层面的工作,均需要部门、企业、地方政府的多方协调合作,谁负责规划,谁负责施工,谁负责出钱,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推诿。因此,油气管道安全问题,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是制度问题,更是法律问题。

  “4公里”,是一个空间距离,有时也是一个危险信号。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安监总局”)近日官方发布,截至2014年5月底,共排查油气管道隐患29436处,平均每4公里就有1处隐患,但整改率只有12.6%。

  “‘每4公里就有1处隐患’,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数字。”8月中旬,江苏省某地方市政工程设计院专家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油气管道既是能源‘生命线’,也是城市‘安全线’,解除隐患,势在必行。”

  官方对油气管道隐患排查的攻坚战,一直在推进。日前,《新华视点》节目引述安全监管总局统计司司长李万春的话说,中国油气管道专项整治已经进行了1年,对当时查处的2.9万处隐患,目前整改2.19万处。李万春说,油气输送管线攻坚战的目标是:一、完成形成密闭空间的油气管道的整改;二、是重大隐患整改率年底前要达到60%。

  统计显示,全国油气管线超12万公里,又与供水、供气等城市管网交叉重叠,对油气管道安全隐患的整治是一场“攻坚战”。

  三大隐患

  一、占压(如管道上有违章建筑物等)、安全距离不够等;二、施工,如地面施工,乱挖、乱建、乱钻,把管线钻破、挖断;三、有人故意破坏,凿孔盗油

  油气管道都被誉为国民经济的“生命线”,是油气资源安全、经济和环保的输送方式。

  目前,全球陆上约70%的石油和99%的天然气是依靠管道输送。在发达国家,成品油远距离运输也主要靠管道。有统计称,140多年前美国建成世界最早的输油管道到现在,油气管道已遍布全球五大洲,总长度达250万公里,可以绕地球赤道60多圈,已超过世界铁路总里程,成为能源运输的主要方式之一。

  “目前,全球每天有近4000万桶原油经过海上运输通道或石油管线运往世界各地,如果再算上天然气的运输,可以说这些海上通道及陆地管线堪称世界的‘动脉血管’。”瑞典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约根·奥威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对于这条“生命线”,有观点这么评价:“管道输送油气优势突出,但安全风险也特别大,各种对管道的有意或无意破坏逐年增加。因易燃易爆的特性,油气管道安全是中国地下管网安全中的‘重中之重’。”

  《国际金融报》记者检索了新千年至今的多方资料,中国在油气管道上出现过一些教训。

  据官方媒体介绍,2013年11月22日凌晨3点,位于青岛市黄岛区秦皇岛路与斋堂岛路交汇处,中国石油化工集团(下称“中石化”)输油储运公司潍坊分公司输油管线破裂,事故发现后,约3点15分关闭输油,斋堂岛街约1000平方米路面被原油污染,部分原油沿着雨水管线进入胶州湾,海面过油面积约3000平方米。

  2013年6月2日,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发生油渣罐起火事故,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了697万元。此前在2010年,大连新港原油储备基地103号罐体进行拆除作业时,也不慎引燃罐体内残留原油发生燃烧,造成了相关人员的伤亡和财产损失。

  1年整治

  地方政府齐发力,查处的2.9万处隐患,目前整改2.19万处,已完成整体改造目标的75%

  据李万春最新的说法,中国油气管道专项整治已经进行了1年,对当时查处的2.9万处隐患,目前整改2.19万处。

  就下一阶段情况看,根据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8月4日发布的《2015年油气输送管道隐患整治攻坚战工作要点》(下称“《要点》”),“要求年内完成形成密闭空间隐患的整治,重大隐患整改率达到60%以上”。

  《要点》包括6个方面共20项工作,“要求相关企业加大力度,集中督办占压和形成密闭空间等重大隐患,明确整改目标、责任、资金、时限和措施,加快整改进度。”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下称“中石油”)在官网发布此消息称,“领导小组将组织有关中央企业,落实企业整改资金,强化隐患整改跟踪暗访,对各单位隐患整改进展及时通报。”

  《要点》称,要完成对使用20年以上(含20年)油气管道的检测和风险评估,力争2015年实现检测周期内的油气管道检测评估覆盖率达60%以上,相关中央企业须给予配合。

  “这个速度很快,达到了整体目标的75%了。”上述市政工程设计院的专家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一方面,可能是国家下发文件后,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都表达了自己的重视;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安全隐患不除,造成的后果更糟。”

  公开资料显示,从官方部门到各级地方政府,均在整治油气管道安全隐患上下足了功夫,“有些企业自己可以整改,有些当地可以整改,有些属于政府和企业联手整改,有些是需要国家出面协调的,不是属于一个地区的,现在都已落实到单位和人头”。

  就地方政府看,今年4月,湖南省副省长戴道晋在湖南省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攻坚战推进会上强调,油气管道治理,是一场攻坚战,也是一场持久战,“打好油气输送管道隐患整治攻坚战必须迅速行动、决战决胜,及时清理好‘战场’;着眼长远、搞好规划、常抓不懈,随时关注战场新变化”。

  8月11日召开的山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山东省安监局局长李世瑛也介绍,山东省将在三年之内完成对油气管道的安全隐患整治,“山东省还投资6亿元,在青岛市黄岛城区建成了山东省内首个‘管道走廊’,供29条油气管道集中通过”。

  “山东省是油气管道大省,也是管道隐患整治任务最重的省份。全省现有油气长输管道60条,管道总长度9903公里,数量和总长度分别位居全国第一和第二;服役20年以上的高龄管道达到16条,长度超过2000公里。”李世瑛介绍,去年开始,山东省对辖区内的管道企业进行了摸底排查。

  8月12日,四川彭山县官方发布消息称,由四川省国资委巡视员韩宝顺带队,省油气输送管道安全隐患整治工作督查组对该区石油天然气长输管线安全隐患整治工作进行了专项督查。

  “督察组对隐患整治工作开展情况表示满意,要求进一步加快隐患整治力度,争取7月底前基本消除存在的隐患。”彭山县说。

  后期攻坚

  前期整改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随着整改工作的深入,整改难度越来越大,有些整改需要多个部门协调,谁统筹、谁出钱、谁善后,都是问题

  站在安监总局的角度看,“目前这个整改进展还算可以,但不够理想,剩下的隐患是很难啃的‘硬骨头’。‘停输’、‘停产撤人’的这些都不是一时半时能够整改的,所以必须要采取断然措施。”

  对此,新华社曾引述安监总局总工程师黄毅的话表示,全国油气管线超12万公里,又与供水、供气等城市管网交叉重叠。有些企业管网需要自己解决,有些需要政府协调多个部门解决,“是迁移地面建筑物还是拆设管网,情况很复杂。改造过程中,哪个经济成本小,哪个社会成本小,也都需要统筹”。

  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危险化学品安全技术研究所所长王如君也说,对于隐患,尤其是一些需要政企联动解决的隐患,需要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谁来牵头整改,谁来拿钱,这是单一部门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必须统筹解决。

  “符合规范是对管道的最低要求,符合了也不一定安全,规范的制定往往是由事故推动的,是付出了巨大代价而逐步完善的,那些不符合规范的必须进行整改,难度再大也要进行。”他说。

  那么,油气管道整治,还可以哪些可以改进之处?

  “与国际接轨的话,个人认为,可以考虑加强设计标准,采用更尖端和优质的钢材用管。”中石化一位要求隐去姓名的基层员工认为,“20年前的城市建设和现在截然不同。当时,城市的发展没这么快,人口没这么密集,但现在,须考虑到城市的扩张及未来潜在的扩张,要提前做好判断。”

  事实上,新华社此前就曾分析,中国的管道设计标准滞后,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需要,特别是管道与人员密集场所间的安全距离不能满足公共安全的需要,“比如,油气管道与居民区及其他建筑物间的安全距离,仍参照前苏联15米左右的标准,没有从油气泄漏和进入密闭空间可能引发严重事故的角度,考虑设置合理的安全距离”。

  “安全距离非常重要,设定居民和油气管道的边界也很重要。”上述市政设计院的专家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安全距离可以说是另一条‘生命线’,是居民生命权和财产权的保障。”

  新华社建议,国家应该设立管道统一呼叫中心,“任何参与拆迁、挖掘和建筑施工的个人或机构必须在工程实施之前,通过统一呼叫中心,联系管道运营商,获取目标区域的相关地下管道信息,避免多级多头管理形同虚设”。

  站在企业层面,能源专家林伯强认为,中国还要建立更严格安全的责任制度,加大惩罚力度。“明确责任主体(责任人),评估事件损失和量化环境代价,才可能有效地问责;加大事故惩罚力度,企业才有激励增加安全措施投入。”他说,目前我国在安全事故方面有惩罚,但惩罚力度显然非常弱,甚至,“未来应该考虑引入国外的民事诉讼和巨额赔偿机制,从而倒逼企业安全生产,避免事故的发生”。

  筹建之道

  减少油气管道安全问题的治本之策,需要建立一个真正有效的第三方机制来运营油气管道,即管道独立运营商。在建设过程中,积极引入民营资本

  旧隐患正得到较好处理,对于新建管道工程来说,就要吸取教训,防患于未然。有专家认为,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境内管线的铺设还有很大潜力可以挖掘。如果现在就解决治理好油气隐患问题,能为未来更多管道的铺设提供经验,并防止安全事故的发生。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世界各国纪实年鉴》统计,2013年全球在用油气管道总计355.9万公里,其中美国的油气管道达222.5万公里,美国的主干管线超过76万公里。“与美国相比,中国管道建设市场空间巨大,管道穿越任务还相当艰巨。”专家称。

  林伯强也说,中国油气资源赋与地区能源需求呈逆向分布,传统铁路和公路运输远远不能满足油气资源的跨区调动。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管道运输显然差距很大。例如,美国有约15万公里的成品油管道,成品油管道运输比例达到47%。而中国目前的成品油管道里程约为美国的1/10,成品油一次运输的管输比例只有20%。”林伯强说,“管道运输是大运量液态和气态货物的最佳运输方式,与铁路和公路运输相比,具有明显的技术经济优势,因此中国油气管道网络还需进一步建设。”

  事实上,正是因为管道资源很多,促成了美国2005年开始的页岩气革命的成功。现在的美国不仅降低了能源价格,进而降低了企业成本,某种程度上还依靠发达的管线,实现了能源的部分自给自足。

  但美国管道发展的其中一个经验是由大多数的中小民营企业参与其中进行铺设,这客观上让他们更重视管线安全,因为,企业都要为利润生存,一旦出现事故,损失就是自己的效益。

  “长期来看,减少油气管道安全问题的治本之策,需要建立一个真正有效的第三方机制来运营油气管道,即管道独立运营商。一体化垄断的上下游兼顾可能会导致收益较稳定的、不受市场供需波动影响的环节(管道)得不到应有关注。”林伯强此前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

  他建议,一方面,可通过管道独立运营,避免来自当前体制内的影响,压缩检修维护时间;另一方面,这种第三方机制中包含一定的价格形成机制,可以通过更为市场化的手段保证检修维护时间,此时从效益最大的角度,可以从经营战略上基于市场抉择,而不是单纯走量。此外,产权与责任主体的明晰,也将使得管道输送方更有激励保障管道运营维护。

  对中国来说,好消息是,部分央企已在考虑对管线业务进行改革,并引入民营资本。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稍早,外媒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政府正考虑剥离中石油及中石化的原油与天然气管道输送业务,为行业改革扫清障碍,“这类资产有望拆分成为独立业务”。

  该知情人士称,国家发改委从去年就此资产出售计划已与这两家公司和购买两公司生产的大部分成品油的公用事业公司展开磋商,目前尚未就该计划以及新创立多少家公司作出最终决定。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