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国内时政 > 正文

旅游推介竞演节目意外火起来 山西书记市长突成网红

2016/6/6 17:17:18  http://www.ditan360.com/   北京青年报

   十一位书记、市长电视前演讲,争夺旅游大会主办权 各个地市“暗斗”、互相刺探情报,连夜修改节目三十位媒体评审被有效地与所有地市隔开,避免接触 虽然经常开会发言,但站到镜头前演讲,不少人还是头一次

  山西书记、市长突然成了网红

  《人说山西好风光》让巨变悄悄进行

  综艺大片轮番登场的5月,一档旅游推介竞演节目意外地火了起来。这档5月27日播出的节目是由山西卫视制作的《人说山西好风光》。它没有邀请大牌明星,也没有依靠大型制作团队,却引得观众看完之后纷纷点赞。原因在于,节目中来自山西11个地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或副市长登台亮相。他们不仅要为自己的城市做推介演讲,还要正面PK,最终的优胜城市将获得第二届山西旅游发展大会的主办权。

  先前收到的材料基本都是假的:“怕别家偷 招,大家都捂着,连导演组都瞒得死死的”

  今年初,山西省政府决定,进行第二届省旅游发展大会主办城市评选,各市市委书记、市长或分管旅游工作的副市长需要在山西卫视的《人说山西好风光》节目中现场推介,比赛结果由大众评选决定。4月底,各个城市上报PK人选,其中包括3位市委书记,分别来自大同、长治和运城;5位市长,分别来自朔州、忻州、晋中、吕梁和晋城;3位副市长,分别来自太原、阳泉和临汾。

  按照初赛程序,每座城市先展示90秒的“城市印象”短片,然后市长进行5分钟的TED演讲推介,最后以一个推介重点旅游资源的舞台节目收尾。

  但各个城市最初提交的材料让节目组叫苦不迭。“TED演讲源于美国,以毫不繁杂冗长、观点鲜明著称,可这让各地市相关部门感到无所适从。几经沟通,地市与节目组达成的共识是——演讲的内容不要变成政府工作报告,尽量口语化,如果能加入情怀更好。”山西卫视频道总监陶亿笑回忆。短片质量也很不理想,“我们要求短片要有独特视角或者个人体验,拍成微电影、微记录都好,最后拿到的却是一堆半成品。至于舞台上表演的节目,根本不给导演组看。”

  5月7日,节目正式彩排,陶亿笑才发现中了“烟幕弹”,先前收到的材料基本都是假的。“怕别家偷招,大家都捂着,连导演组都瞒得死死的。”各地市对于比赛的重视远比预期得高,“彩排前,我们还担心领导们会不会现身,结果大多数都来了。”“真品”短片、节目的质量也超乎想象,临汾在内的几家还从北京邀请了制作团队,从短片到副市长王振宇的演讲做得像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发布,展示中还用上了VR技术,节目播出后,王市长的关注度直追头牌网红。

  彩排中,各个地市的“暗斗”仍在继续。“彩排现场,节目组是要清场的,比如大同彩排,别的城市不允许进去,但是其他城市总想办法进去。刺探之后,他们连夜改节目,有领导听说别家的节目阵容有80人,紧急从山西调演员进京……”等到正式录制当天,节目还在变。“这回连彩排的时间也没有了。只好把音、视频重新替换掉,简单地连一下。” 节目组还要防止地市接近30位媒体评审。“节目刚录完,我们就把评审召集到一块吃饭、喝茶,直到下场录制,保证所有地市没有办法和他们接触。”陶亿笑感叹,这场节目的录制强度就像连办了好几台春晚。“我们的遗憾就是不够精致,如果时间再多一点,大家的节目再稳定一些,可能最后电视化呈现得更完美。”

  镜头扫过台下的观众

  正笑得花枝乱颤

  比赛时,“打头阵”的书记、市长们都很紧张。别看这些领导经常上电视,经常开会发言,但真正站到镜头前演讲,不少人还是头一次。“他们担心自己表现得不够好,拉低了所在城市的分数。”

  节目首期,最先登台的是阳泉副市长任衍钢,这位年近六旬、北大出身的市领导,声情并茂、满怀激情地用诗朗诵的语调,向观众们介绍了阳泉当地的藏山、娘子关、大汖古村落。“弹幕”上,网友们纷纷留言:“这抑扬顿挫,好可爱”,“好拼”……演讲结尾,他还用带着地方口音的腔调,秀了几句英文,“Our Yangquan, is a town of heroes(我们阳泉是英雄之城)”。此时镜头扫过台下观众席中坐着的外国观众,正笑得花枝乱颤。

  大同市委书记张吉福上场时穿着的是申报团队定制的T恤,这位书记以口才好著称,陪同人员并不担心他的现场发挥,但是正式比赛,大家发现,平日从容不迫的书记语速明显加快了。

  忻州市长郑连生在演讲中主动“露拙”,他提及了忻州的不足,“我们的旅游资源和潜力远未挖掘,我们的浴火重生也是刚刚起步,我们工作中的不足和缺点还比比皆是,特别是还发生了令人痛心的五台山景区被媒体曝光的情形……”市长的实诚获得了弹幕组一致好评。

  还有一位副市长,没上场时,额头上已是汗珠密布。身边的工作人员建议:“市长您上台不能端着,演讲时可以加些手势。”结果弄得领导不知所措。不过演讲时,他还是加上了手势——刀直上直下地劈下去。“还有一位副市长是跑着上场的,50多岁了,不管他跑得好看不好看,普通话说得标准不标准,他想表达的青春活力,观众们感受到了……” 导演组认为,这些“露拙”体现了市长、书记可爱的一面,无伤大雅,所以“在后期剪辑中都被保留下来”。

  市民在市长胸前扫码投票

  此事还被市长写进了他的演讲稿里

  这档节目的打分,分为场内和场外两个部分。场内,30位来自媒体的评审每人手上有10分,总计300分。100位现场观众的票数占100分;场外,4月25日节目启动后,通过微信公号设置了场外投票,一个微信号只能投一票,投票也要换算成一个分数,满分为100分。截至目前,该系统的总投票数超过了480万。

  投票刚刚启动时,确实有政府主导、行政指令的成分。有政府通过官方微信公号进行宣传,并向粉丝征集申办口号、城市形象代言人;有学校把活动与爱家乡教育结合,要求孩子动员家长进行投票,还要返回截图;在旅游景点,志愿者向游客介绍投票方式,以纪念品或门票优惠作为奖励。投票送流量、送话费、送打折券等拉票手段也先后出现。

  有一天下午,一些志愿者在忻州日月广场号召大家投票时,忻州市长郑连生正好经过,志愿者直接把二维码贴到了市长身上,市民在市长胸前扫码投票,此事还被市长写进了他的演讲稿里。电视台还未播出的节目片段也被各个地市“盗拍”出来,变成了拉票利器。“按照惯例,电视台没播的东西被私自传到网上,我们应该生气、制止,但另一方面我又愿意大家这样做,因为他们不是为了破坏,而是带着强烈的爱家乡愿望在宣传山西,是在帮你的忙。”到了后期,自发投票成了主体。

  为数众多的投票者在后台留言,为自己家乡的发展旅游的举措兴奋不已。“这种心情我们特别理解。山西的煤焦钢铁要去产能,非煤产业要寻找新的支柱,这些年山西许多煤炭企业投资景区建设,大量的煤矿工人将转为景区的管理人员、服务人员,对他们而言,发展山西旅游不但是对未来的美好追求,更是现实生活的迫切需要。” 陶亿笑说。

  文/本报记者 祖薇

  对话

  决赛时,上场PK的全是市委书记

  北青报:初赛时,书记、市长已经露面,那么复赛、决赛怎么比?

  陶亿笑(山西卫视频道总监):复赛阶段没有各地市的主政者PK。我们比导游,用导游来完成城市的推介。你可以上一个导游,也可以上一群导游,怎么表现,各个地市自己解决,只要能让观众了解你城市导游的素质就行。到了决赛,据说各家派上场的都是市委书记。我们设立的演讲命题是,“凭什么说你能主办好旅游发展大会”——旅游发展大会面向全国甚至全球,承办这样的盛会,你的接待能力够不够?景区有没有足够的魅力?当地的气候舒适度如何?最后的3分钟,你需要通过演讲打动点评嘉宾、现场观众和媒体评审团。

  北青报:总体而言,节目的规则设置既开放又有明确的主题。

  陶亿笑:设置规则其实是节目最难的部分。第一,我们的目的是希望大家更多地展示自己,而不是一上来就把大家都淘汰掉。第二,我们必须不说外行话,这不是办晚会,也不是文艺表演,所有的设置必须跟旅游有关。原本我们的设计中,还想让每个城市找一位超级驴友或者专栏作家做推荐。不管他是用文字记录他的体验,还是用摄影作品来描绘城市风光,或者拍一部微电影讲述城市际遇,但各家反馈回来,觉得时间太短了,很难找到这样的人选,我觉得这是个遗憾。

  北青报:我注意到这回现场观众每场都有外国人,媒体评审中也有不少并不是来自媒体,而是旅游相关企业。

  陶亿笑:对。这是我们在节目设计时,坚持的一个原则——我们要搞传播,就要精准地找到那些真正对山西旅游感兴趣的人。我们30位评审的构成分为三类,一类是专注旅游业投资的投资集团,一类是媒体,一类是旅游产业链上的企业,比如国内知名旅行社,航空公司,当然也包括旅行类自媒体的大V。外国观众是省里领导建议的,我们山西的很多景区景点也对外国游客吸引力很大,所以每期节目都会有外国观众出现。

  这档节目改变的是

  人们对山西的印象

  北青报:您认为这档节目有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陶亿笑:这个节目所有的成本只有几百万,这意味着你的演播室、灯光、音响……各方面条件一定是一个中下等的,我们甚至不敢请200人当现场观众,因为那意味着更大的演播厅,甚至每场还要多出上百份盒饭。所以,这样一个小成本节目能取得现在的关注度,可以说我们始料未及。至于它达到的目的,我认为有三点:第一,推广了山西旅游,让观众饱了眼福,我们的主题是“给你一个去山西的理由”,这个目的达到了。第二,改变了人们对山西的印象。过去,人们提到山西,都会认为山西有煤、污染重,但录制过程中,点评嘉宾王潮歌说:“没想到朔州有那么多的蓝天。我们还是不了解山西……”不仅是朔州,我们的大同市书记也说了,2015年大同二级天气达到了300天,我们的天现在真的好蓝。第三,改变了人们对于山西官员的印象。比如临汾市副市长王振宇,以前你可能只知道他年轻,是我们省最年轻的副市长,但比赛那天,你看他那么有风度,娓娓道来地给你梳理历史,带入你对临汾的认知,还用上了VR技术。人们对他的关注,一定会给所有的山西市长带来正面的评价。

  北青报:这样的节目,还会做下一季吗?

  陶亿笑:这个节目本身是省政府交给我们的一个命题作文,所以做与不做并不取决于我们。但是,即便不做旅游推荐竞演,我们还可以围绕山西旅游做许多节目。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内容研发、创意研发,而且我们有很好的播出平台和制作力量,可以集合造势把一个景区宣传推广出去。这点早有先例。我们有个节目叫“冲关大峡谷”,完全是给太行山大峡谷景区量身定做的,三年中,景区的门票收入从400万涨到了去年的6000多万,今年的目标是1个亿。

  所以刚刚你问我,明年能不能做?我回答能做。书记、市长不PK了,我们还可以专做导游PK,做电视的人,总有很多新的玩法。同样是呈现一个云岗,我有一百种呈现方式。所以,要是每年都能够有新的方法呈现,就能逐年增加全国观众对山西的了解。话说回来,山西的媒体,不为山西转型,或者说文化旅游产业的壮大去做点事情,好像也不符合媒体的担当。文/本报记者 祖薇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新图片
 商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