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时政社会 > 国内时政 > 正文

筑牢农村医疗健康服务网底

2018/6/29 9:49:15  http://www.ditan360.com/   人民日报  人气:12558

到2020年,将全面实施规范的、覆盖城乡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
筑牢农村医疗健康服务网底

今年6月,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共有近2.5万户贫困家庭领到装有保健必备药品和医用品的爱心药箱。图为南康区浮石乡卫生院的医生在为村民讲解爱心药箱里药物的用处。人民视觉

基本药物,是指满足基本医疗卫生需求、剂型适宜、保证供应、基层能够配备、居民能够公平获得的药品,主要特征是安全、必需、有效、价廉。目前,国家基本药物包括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中成药、中药饮片,其中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317种,中成药203种,共计520种。

自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建立以来,各地基本药物使用情况如何?老百姓能否得到质优价廉的基本药物?从今天起,人民日报推出“基本药物使用追踪”专题报道,为您一探究竟。

——编  者

看病买药不出村

“村卫生站基本药物有几十种,常见的呼吸道疾病、皮肤病、胃肠疾病等都有药可治”

近日,记者来到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花城街东边村卫生站。69岁的徐大爷正在量血压,他患高血压10年,一直在村卫生站看病。“不用出村,这里药很多,也很管用,还能报销,花不了多少钱。”徐大爷说。

这时,一位穿着校服的小女孩进了诊室,刚给徐大爷量完血压的医师邓丽娟开始给小女孩检查。原来,小女孩扁桃体发炎,邓丽娟给她开了一些消炎药。

药房就在诊室隔壁,隔着玻璃能看到放在药柜上的一盒盒药品。这些药品大部分是基本药物。

对于花都区农民来说,这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时的村卫生站大部分都是私人开办,收费贵。当地农民一般不怎么去看病,有点小病小痛就自己扛着。2010年,基本药物制度开始实施,借此机会,花都区政府购买服务,将196个村卫生站改造成为公益性医疗卫生机构,并进行标准化建设,聘用合格村医、全科医生。

狮岭镇旗新村卫生站医师罗宏鹰说:“站里常用基本药物有几十种,常见的呼吸道疾病、皮肤病、胃肠疾病等都有药可治。”

老人、儿童、成年人都能在村卫生站看病。一些中风或是在上级医院做完手术的村民,也回到村里做康复治疗、买药。据花都区卫计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累计910万人次在村卫生站就诊,为农民减负超1.4亿元,群众满意度达93%。

花都区位于广州市北部,常住人口107万,最远的村庄到区人民医院有20多公里,搭乘公交车有困难,需要骑摩托车或是别的交通工具才能到达。村卫生站配备基本药物,保障农民的基本医疗卫生需求。

2013年5月,经过试点,广西玉林市容县在全县218个行政村全面铺开基本药物保障供应模式。村卫生站、乡镇卫生院成为群众“看病不贵的医院”,吸引大量群众在基层就诊。2012年至今,该县农村居民在村卫生站就诊164多万人次,直接减少经济负担2006.5万元。

《关于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政府举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全部配备和使用基本药物。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是对基本药物的遴选、生产、流通、使用、定价、报销、监测评价等环节实施有效管理的制度,与公共卫生、医疗服务、医疗保障体系相衔接。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基本药物制度,到2020年,将全面实施规范的、覆盖城乡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

村里留住好医生

将村医纳入镇卫生院编制,让好医生“引得进、留得住、流得动、干得好”

光有完备的基本药物,没有适合基层的村医、全科医生,也难以保障农民健康。借助基本药物制度实施的契机,广州市花都区引入高素质人才到村卫生站工作,将他们纳入镇卫生院编制,同时努力实现人才本土化,让基层人才“引得进、留得住、流得动、干得好”。

邓丽娟就是花都区引进的本土人才。她是东边村人,从韶关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考取了执业助理医师。2015年,听说村卫生站招人,邓丽娟参加应聘,回村当起了村医。“街坊们对健康不太重视,尤其是对高血压、糖尿病等慢病不了解、不重视,我回来主要目的是向街坊们普及健康知识,管理好慢病,守护他们的健康。”

在旗新村卫生站,与邓丽娟一样年轻的村医罗宏鹰是旗新村本村人。他们由同一个乡镇卫生院管理,可在镇、村流动。花都区共有村医303人,由区里统一公开招聘,近七成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编制全部纳入镇卫生院,他们和镇卫生院其他医生有同样的发展平台、职称晋升渠道。在花都区,每万人口配备全科医生达到3.65名,超过广东省2020年的配置要求。

2017年起,花都区明确基层医疗机构实行“公益一类财政供给,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取消“收支两条线”的补偿方式,并加大奖励性绩效工资占比,鼓励村医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邓丽娟发现,村卫生站条件远比想象中的好。村卫生站功能齐全,药品齐备,医保报销方便。“没想到在村卫生站工作感觉还不错。”她说,从东边村到区人民医院看病要坐公交车,至少半小时,区人民医院患者多,排队时间长,不如村里看病方便。

同样,为了基本药物制度更好发挥作用,广西容县努力提高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据容县卫计局副局长潘志西介绍,确保每村至少有1名以上有资格的村医执业,达到了1‰的配备标准。完善奖惩办法,做到既能使基本药物制度得到落实,又能有效解决乡村医生的报酬问题。乡村医生的劳动报酬主要从政府补助经费、医疗服务收入、从事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绩效补助、其他服务收入等四个方面解决。近几年来,该县乡村医生月收入维持在4000—5000元,保障了乡村医生队伍的相对稳定,村医工作积极性越来越高。

织牢基层医疗网

基本药物的使用,撬动基层综合改革,改变了村民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的习惯

近年来,各地依托医联体建设,村卫生站服务能力不断提升,织牢了农民健康保障网。

今年开始,邓丽娟、罗宏鹰不仅可以在镇、村医疗机构流动,还能开展更多的诊疗服务,回到村里康复的患者也越来越多,这得益于医联体强有力的支撑。

2017年底,以花都区人民医院为龙头的医疗集团正式成立。该集团联合了区内1家二级医院及6个镇、街医疗卫生机构,在机构、资产、业务、人事和医保资金方面实现“五个统一”管理。在医疗集团内部,明确三级医疗功能定位,分类收治病人,推行基层首诊、双向转诊;组建医学检验、放射影像、消毒供应、物流配送等辅助中心,统一辅助服务管理;集团内部人才柔性流动,实现技术的传帮带。病人在区级医院手术、治疗后,康复期就下转到设在镇卫生院的联合病房,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廉价的住院服务。

医联体的重要作用是让患者分级就诊,大量患者留在基层就医。花都区人民医院医疗集团通过基本医疗保险总额付费,发挥了医保的杠杆作用。该区人社部门将签约参保人年度总费用打包给医疗集团,结余留用,引导医务人员及时下转康复期病人,做好疾病预防。同时,签约的外转病人医疗总费用计入医联体,使得医联体主动提高医疗和服务水平以留住病人。目前,花都区内就诊率达90%,构建起“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镇、大病不出区”的三级农村医疗卫生服务格局。

广西容县实行乡村医生聘用制、绩效工资制和养老保险制;看病有登记,用药有处方,收费有标准,转诊有记录;统一药品和器械管理,全县218个村卫生室药品统一由卫生院配送,统一实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统一人员调配,统一管理制度,统一财务管理。基本药物制度同时重点解决了两方面问题:村卫生室药品使用监管和即时结算报账。村卫生室开发应用了全科医师系统,并与新农合、健康档案系统关联,设定基本药物目录和价格,村医诊病时开具的电子处方,系统能自动划价并与新农合系统关联实现即时结报和“一站式”服务,镇卫生院通过网络实时进行监管,随时对村卫生室药品和处方进行监督、查对和库存盘查。

在青海省,一些原来没有卫生室的行政村建起了标准化的村卫生室,与学校一起成为村里最显眼的建筑,农民看病更加方便。一些地区采用收取一般诊疗费的方式,每次收取固定费用,提供全额保障的基本药物,满足农民尤其是贫困家庭基本用药需求。

广州花都区卫计局局长曹扬认为,基本药物的使用,撬动了基层医疗综合改革,引导村民优先选择首诊在基层,改变了村民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的习惯。如今,村民在家门口看病,小病不拖,及时就诊,降低了大病发生几率,减少了看病花费,有利于筑牢农村医疗健康服务网底,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精彩图集